推荐资讯

起你就是我海顾都铮的女人了,至于你的愿望总有一天我会替你实现

发布时间:2018-06-27 18:08 浏览:
 如此近的距离,竟是一点粗大的毛孔都看不到,细滑的如同刚出锅的豆花。
 
    金色的阳光洒下,这女孩的汗毛透明的都染上了金的颜色。
 
    而那双深邃的眼眸中的瞳孔,竟是难得的全黑的颜色。
 
    这个姑娘,融合了西亚与东亚的综合之美,而想到这里的顾铮也是脱口而出:“你应该是混血吧?”
 
    “不要告诉我你的母亲或是父亲是松国人?”
 
    “唉?您怎么知道的?我的母亲就是松国人。听我的父亲说,我的母亲是江南最美的乐师。”
 
    “父亲带领着商队刚踏上那片富饶的土地之后,瞬间就被我的母亲的魅力,所征服。”
 
    “他从来没有见过那般的,如同世界上最温润的玉一般的美人,所以就将我的母亲,纳回了家。”
 
    “哦?”顾铮仿佛很喜欢这个故事,他四下看了看身后的这个被抢劫一空的城市问到:“那你的父母呢?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,这个姑娘就垂下了眼帘:“他们都死了。”
 
    “是我害的?”顾铮的嘴角危险的挑了起来。
 
    而这个女孩则是坚定的摇了摇头:“不是!”她有些仇恨的看了看身后的这群所谓的同胞继续说道:“母亲因为不同于这里的女人,来到了这里并不快乐,郁郁而终。”
 
    “至于我的父亲,只不过是被城主吞并了他再一次从松朝运回来的财宝,反抗之下被杀掉了罢了。”
 
    “如果你们今天不来,想来我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,他们怕你,我不怕你,因为你是解救了我的英雄,而英雄,你只要是能让我看一眼松朝的风光,那么我就什么都依你!”
 
    “什么都依?心甘情愿?”
 
    “是的!心甘情愿!”
 
    看着这个年纪不大的姑娘十分认真的点头,顾铮哈哈大乐了起来。
 
    他这种不会委屈自己的性格,自然不会放过到嘴的美食。
 
    在笑的舒爽了过后,顾铮就将两只脚真正的踩在了阿塞罕的土地之上,然后一把将这个女人给抱在了怀中问了最后一句:“女孩儿,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?”
 
    “黛琪丝!我叫黛琪丝。”
 
    “行!黛琪丝,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海顾都铮的女人了,至于你的愿望,总有一天我会替你实现的!”
 
    而当顾铮结束了最后一次远征,回到了讹塔刺城的时候。
 
    在城主府,无论是赵孟还是丘处机,在看到了顾铮的身边多出来了一个妖娆的姑娘的时候,他们的表现,都是十分的镇定。
 
    在十二岁就可以上马作战,十四岁就娶妻生子的蒙国人当中,十六岁还没有对女人表现出任何好感的顾铮,直到现在才懂得开荤,在他们看来,就已经是很节制头领才能做到的事情了。
 
    至于这个姑娘,在几人随后的接触当中,竟然是得到了丘处机道长的青眼,对其喜爱的不得了。
 
    丘处机除了和她讲述松朝的风土人情之外,还开始传授给这个姑娘,一些中原人所热衷的防身的功法。
 
    用他的话来说,她流着松朝人的血脉,有着对于自己故国的向往,多教些松朝的东西,对于她将来的生活,也是大有好处的。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