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弗拉吉米尔也顾不得他的礼仪了,三两步的从餐桌后走到老管家的面

发布时间:2018-06-27 18:14 浏览:
你用你大块的贫瘠的土壤,挡住了我们蒙国帝国扩张的脚步,这就是你斡罗斯的原罪。
 
    而没有任何通告的战争,也让斡罗斯的军事集权体们,被打了一个猝不及防。
 
    在一个风黑月高的夜晚,无数匹良驹骏马,无数车辎重物资,从伏尔加河西渡而过。
 
    在翌日的清晨过后,河西岸的密林之中,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不同于斡罗斯人的黄色人种。
 
    这些黄皮肤的战士,仿佛很快的就适应了斡罗斯土地上的空气。
 
    他们的脸上带着对未知领土的探索与好奇,就跨上了属于他们传奇性的征途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是弗拉吉米尔大公的早餐时间。
 
    作为斡罗斯手握重兵的三大公国之一,弗拉吉米尔大公爵有着独属于自己的骄傲。
 
    他手底下所统帅的上万人的重甲步兵,以及在马背上百发百中的弓手,是他在这个国家中说一不二的最大的法宝。
 
    他对于家中的子弟们的教养要求的十分严格,在他看来,贵族就应该有着贵族的风范。
 
    而不能像是那些野蛮的低等贫民一般的,用一个大锅煮上几个甜菜,就着粗糙的面包,就是一顿丰盛的早餐了。
 
    他们应该享受这最好的牛奶,上等的面粉做成的吐司,以及从法兰西帝国中运送过来的奶酪。
 
    餐桌礼仪更是要一丝不苟。
 
    这样才能感受到这个美好的清晨,感受到神明赐予他们的生活。
 
    但是也就在这个早上,他那最守礼不过的管家,竟然丢失他从英吉利所学来的绅士风度,如同一个下等人一般的,连滚带爬的闯入到了他的餐桌之上。
 
    “公爵大人不好了!”
 
    ‘当啷’
 
    银制的刀叉被弗拉吉米尔大公给狠狠的扔在了餐盘之上。
 
    上边被煎制的只有六成熟的煎蛋,随着餐盘的碰撞跳了两下,流出了无奈的属于蛋黄的汁液。
 
    愤怒的弗拉吉米尔对于自己仆人的失利,表示出了极大的不满。
 
    “到底什么事情能让你做出如此无礼的事情!你是不是觉得我支付给你的薪水太低,而打算另谋高就了啊!”
 
    “竟是用如此粗鲁的方式打断了一位最高贵的贵族用餐,你到底想要禀报什么重要的事情,用得着以这样的方式!”
 
    而就算是管家受到了弗拉吉米尔大公如此严厉的训斥,也阻挡不了他此时的恐惧。
 
    他用颤抖的双手直直的指着城堡门外的方向,说出了他想要通报的消息:“敌人,敌人打过来了!”
 
    “全是敌人,漫山遍野!您的卫兵团长刚刚传过来的消息!”
 
    “蒙国人!蒙国人打过来了!”
 
    “什么!”
 
    ‘当啷啷’
 
    餐盘,桌布,随着弗拉吉米尔的起身,一起被拖拽到了地上,坐在餐桌左右的,出自于几个不同母亲的孩子们,也随之惊恐的站了起来。
 
    蒙国人。
 
    那些灭掉了花揦子模这般强大的国度的,黄色人种所组成的国家。
 
    那些带着神秘色彩,据说极其残忍愚昧的且无知的人类,已经打过来了?
 
    听到了这个消息,弗拉吉米尔也顾不得他的礼仪了,三两步的从餐桌后走到老管家的面前,焦急的询问到:“传递消息的人是谁?在哪里?我要马上见他。”
 
    老管家朝着门外一指:“是您的第一军团团长,现在正在会客厅中等待着您的接见!”
 
    听完了老管家所说,弗拉吉米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餐厅,只留下了几个惶恐不安的女人,以及他的那些听到了这个消息,反倒是兴奋起来的子女。
 
    “野蛮人打,过来了?”
 
    “我们的
    “哦,对了还有那边的黄金,更多的牛羊,据说蒙国人可不缺那种肥美的牛羊,他们天生就该是牧羊人的出身。咯咯咯,只应该在他们的草原上放羊就好了。”
 
    说这些话的是金发碧眼的也卡琳娜,她是大公的第一个女儿,是正统的公爵夫人的长女。
 
    在家中颇为受宠的她,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说。
 
相关阅读